原标题:老人要进部队被哨兵拦住,亮出“军人证”,司令:赶紧敬礼!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抗战老兵的故事,讲的是老头去军区大院不让进,拿出一个“小红本”,警卫员立马敬礼。咱们一起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其实说到小红本,在80年代的时候,还是非常盛

问:退伍后,还可以回部队看看吗?需要什么手续或者证明吗?
退伍12年了,想去原部队看看。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类型的感情,其中战友的情谊是很特别的,因为这种情谊是经过生死的,所以格外宝贵。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抗战老兵的故事,讲的是老头去军区大院不让进,拿出一个“小红本”,警卫员立马敬礼。咱们一起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其实说到小红本,在80年代的时候,还是非常盛行的,那时候的粮食证、公粮证、油证、学生证等等,简直是不要太多了而在70年代,如果拥有小红本的那都是土豪,不过小编说的这个小红本,并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而且也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有它的必定都是英雄

图片 1

图片 2

70年代的军区大院,虽然没有现在那么的明亮齐整,但是自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门前守卫的警卫员身姿挺拔,像是守护神一样站在那个地方有一天一个老头来到了军区部队大院的门口,他的名字叫李海平,是参加过抗美援朝退下来的老兵因为听说了自己的战友还有活着的,就住在这所军区大院中,所以就想要过来看看小编觉得那时候的老兵都非常的有情怀,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

铁打营房流水兵,

在建国初期,不同部队的干部是居住在不同部队大院的,有一天在大院门口站岗的士兵拦下了一个老兵,这个老兵说自己是来见战友的,但是因为当时国家还没稳定下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卫兵让老人出示证件,老人说他叫李海平,证件没有带,卫兵没听说过这个人,就不让进。

而那时候的战友情也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所以显得弥足珍贵因为李海平就是一个农民形象,警卫员拦着他不让进,在那个时候军队是相当的神秘的,因此想要进军区自然有很多的程序。而就在他们争执的时候,有一个司令员走了过来,这个司令员就是范天恩。相信朋友们在小学的时候,都学过一篇《谁是最可爱的人》吧!而那里面讲的就是范天恩在抗美援朝的故事,他是被称为白虎团的335团的团长,而李海平恰巧就是范天恩的兵,

每年都要旧换新。

图片 3

李海平一看这是自己的老团长,就抓紧时间表示自己是335团的兵,而范天恩记起了这个人,因为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长津湖战役中失去了下落李海平表示当年在长津湖战役结束后,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中了美军的冷枪,后来因为太严重送回国治疗,也因此落下了残疾,所以就转业回了家乡。而335团的人都以为他牺牲了,李海平表示回到家乡后被安排去了工厂工作,因为残疾不能干重活只能干简单的,

我也曾经扛过枪,

就在他们发生争执后,一个老军官从这个小区里走了出来,看到有人在争吵,就过来看看怎么了,当他看到老人时,一下就认了出来,老人也发现了他,于是老军官让士兵赶快敬礼。原来这个老军官退休之前是一个司令员,叫范天恩,人称范大胆,因为带领部队打了很多胜战,被任命为司令员,这个老人是他曾经的一个部下,两人见面后,都激动不已。

而厂里的领导们对他非常的照顾,没有干过重活还给他一样的工资,而李海平拿的不踏实所以就申请去打扫卫生,但是厂领导还是按照原工资给他这让李海平特别的感动,而听说自己当年的战友在这个大院,所以想来看看谁还活着。他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小红本,这个小红本有些年头了,上面清楚地写着《伤残军人证》,而警卫员看到这个小红本立马敬礼。有这样小红本的必定是参加过战争的,而保家卫国的都是英雄

四年三次换军装。

图片 4

,

八六年底我复员,

当时他们的部队在长津湖和敌人大战,老人负了重伤,在胜利后,就离开了部队回国养伤,但是留下了残疾无法再回到部队,国家就给他安排到了一家工厂工作,因为身体原因,厂领导就让他负责后勤的工作,还为他办理了残疾军人证明,在办理这件事的过程中,他知道了自己部队现在的驻扎地,出于对战友的想念,就一个人找了过来,最后和自己的老领导相遇,圆了自己的心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标签:
军事人物 警卫员军事 军区军事 大院军事 战友军事 百度搜索: 军事人物
警卫员军事 军区军事 大院军事 战友军事
标题:老头去“军区大院”不让进拿出一个“小红本”警卫员立马敬礼

如今三十加两年。

责任编辑:

赞 85
收藏上一篇:走进兵圣孙武的故里追溯他的戎马生涯下一篇:中华民族先辈拥有大智慧!四大古代建筑每一个都堪称世界奇迹

十五年前回军营,

[社会]中国名人故事:军事人物贺龙

2019-11-23

阅读

收藏

中国可我知道,我的生活依旧很幸福。风吹云动,繁星闪闪,像极了那漫天仙女翩翩起舞,让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中国名权利聚焦&rdquo。中国名人也许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腐烂,
似乎长大从来都是件残酷的事,
那么突兀和伤人。中国名人故我真的很怕。舍友说,你怎会和他一起玩。阿姨,我没听错吧!

部队驻地换新人。

[社会]中国军事人物――朱德

2019-11-23

阅读

收藏

朱德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创建人和领导人,军事家。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至1939年间,先后兼任过第二战区东路军总指挥和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1941年曾负责领导军事教育委员会并兼任军事学院院长,1946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人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并继续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朱德协助毛泽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和发展,做了大量工作。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俗语。其主要着作收入《朱德选集》。

掏出我的退伍证,

[社会]原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李实平转任南部战区军事法院院长

2019-11-22

阅读

收藏

澎湃新闻记者从《广西法治日报》主办的平安广西网获悉,5月20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黄克会见广西军区政治部主任敖水平、南部战区军事法院院长李实平、南宁军事法院院长苏学军一行时强调,要进一步密切广西法院与军事法院的沟通交流,进一步健全涉军工作机制,通过加大依法打击危害国防利益犯罪力度、提高涉军维权工作水平、加强法治宣传等措施,切实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上述官方媒体的消息显示,原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李实平已经转任新成立的南部战区军事法院院长一职。上述李实平的履新也意味着解放军目前在战区一级设立了军事法院。

门卫看了就让进。

[社会]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李实平一行到省法院调研

2019-11-22

阅读

收藏

9月8日下午,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李实平一行到省法院调研,参观了省法院的文化墙、科技法庭,观摩了全省法院信息系统演示,听取了省法院有关情况介绍并进行座谈交流。省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覃文萍介绍了全省法院涉军维权工作情况。省法院办公室、政治部、刑一庭、民一庭等部门负责人参加座谈。李静院长在讲话中对军事法院长期以来支持、配合、重视地方法院工作表示衷心感谢,并表示全省法院将认真研究解决当前涉军维权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推动全省法院涉军维权工作科学发展。

前年战友去相聚,

[社会]原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孙新生来抱犊崮寻访父辈抗战足迹-资讯-枣庄之窗

2019-11-22

阅读

收藏

枣庄之窗12月4日讯:11月28日,原广州军区军事法院院长孙新生专程来到我市,先后参观了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旧址、八路军抱犊崮抗日纪念园、王家湾等地,寻访父母亲当年在鲁南地区抗战时的足迹。伤愈后,孙昂被组织安排跟随罗荣桓,在抱犊崮山区的八路军115师司令部从事机要工作。孙新生的母亲也是枣庄人,抗战期间曾担任过八路军被服厂的指导员,目前在武汉定居。在八路军抱犊崮抗日纪念碑前,孙新生三鞠躬,向革命先烈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在八路军抱犊崮抗日纪念园内,孙新生欣喜地看到了八路军被服厂的展室,他激动地用手机录像,将这个消息通过微信传递给他的兄弟姐妹。

我们再回营房去。

这次部队调走了,

营房驻军没有了。

高速公路穿营房,

看到此景好心凉。

如今开发搞景点,

看到营房想当年。

战友战友亲兄弟,

留下美好的回忆。

退伍后想去老部队营房去看看,想法可以批准、行程执行很难。

回老部队重温军营梦,一是要有组织的参观,二是要认识有军衔高的老领导带队才可以进去。

有许多三三两两退伍战友,带着退伍军人证明书,欲进老营房看看,数次都被门口哨兵拦下。哨兵的职责可以理解。

前年,我们原直属营欲去老部队聚会参观,找了多人都不行,最后是已升少将军衔的老营长参加聚会,圆了大家重温军营梦。

去年,老连队组织回老营房聚会看看,至到找到分管后勤的副政委协调,才进老部队看看。

有一兄弟连队,几次去申请进营房参观,均未批准,准备安排无人机高空拍摄,当场被警告制止。与门口哨兵交谈了解到,他们从不认各地方部门出具的各项证明,只听从连队首长的安排。

此外,进老营房参观,大家请不要用手机随意拍摄,只有在批准的参观区域,方允准拍摄。

和连队提前联系好就行,即使换了连主官,连队的老兵也有认识的,到时候连队来人接就进去了。我退伍八年时,回了连队,当年的连长已经是团长了,连队换了好几次的主官,但是面对我的到来还是非常热情,叫一个我认识的老兵陪着,吃饭的时候非得叫我去食堂和他们一起吃。

团长给我安排到干招所住宿,晚上一起吃饭,喝点小酒,聊聊曾经,很是惬意。

但是毕竟军队有军队的任务,不能总打扰,八一过年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就行了。

作为一名服役十六年的退伍老兵,我也非常想回老部队看看,因为梦里经常回去,但现实生活中缺没能成行。

当兵期间,每年都要接待好多退伍战友,有老班长,有同年兵,还有自己带过的兵。

回部队看看是老兵的一个心愿,尤其是退伍时间长的老兵。每次退伍前,领导和留队战友都会说,没事常回家看看。所以,只要不是特殊保密部队,回部队不需要什么手续和证明,前提是部队还有战友,如果一个认识的都没有了,想进部队也不是不可以。

我站岗时,就遇到过几个老兵前来部队探望,拦下他们后,几位老班长说明情况,进过请示领导后,就让他们进营区了,由于没有认识的战友,也是物是人非,看了一会儿就很不舍的走了。

因此,老兵想回老部队看看,心情可以理解,最好能联系到在队老战友,或者通过老战友联系到原部队在职的干部,可以一路通行,否则会麻烦一点。

本人当兵十六年
熟悉部队情况,如果有新老兵问题,可以关注并私信我,一定回复。

只要能证明自己在这个单位服役过,就是不认识人大多也都让进,前几年,我在部队当政委的时候,曾接待过一对老夫妇,都八十好几了,离开部队都几十年了,他们是找到驻地火车站的,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联系的我们,我安排政治处主任带一个助理员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两位老人想回单位看看,于是就把他们请到了部队,带他们在营区转了一圈,中午请他们在单位吃的饭,两位老人很是高兴和激动,说了很多在部队时候的事情,饭后两位老人执意不在部队住了,让我们送到驻地镇上就行了。

老人家返回家后,还给我写信过来,表示感谢。

昨天,我的老战友转业近二十五年了,来到老部队,他两口向门卫士兵说明情况后,就让进去了,没有人陪同。二位老友自己到机关场所转了一圈,并留影纪念。

老战士回部队看看,回顾一下自己曾经工作,学习,生活的地方,是人之常情的。那么离队多年,再回到原部队看看需要不需要手续和证明呢?这就要看原部队的工作性质。如果保密性质极强的机关部队,就需要严格的手续或证明。如果一般性质的机关和部队只要说明情况,拿出本人身份证并做好访客登记就行了。我的老战友就是这种情况,登记一下就自己进去了。如果是有组织的战友群聚会就不一样了。在原单位附近聚会,参观老部队现场,就需要提前和本单位有关部门联系,得到批准后,按照部队的规定和要求进行。有的单位比较重视,向老战友介绍部队的情况,提供一些方便,并引导参观。如是个人行为,如有部队战友还在服役,出入部队就由战友办理了。如果退役多年,部队内又没有服役的老战友,也只有在部队大门自拍留念了。

我有两个原部队,一个军分区,一个武警支隊。退伍后没事常到市里玩,晚上也住军分区招待所,不管领导、战士对我非常好,住宿费不要,吃饭也不要钱,因为当初我侍他们也非常好!偶尔也到武警支队,必竞那是兵末的岁月,给年轻的战士谈谈自己的感想,和昔日的艰苦,流连当初训练过的场地和哨位,难免会流下酸楚的泪滴,那是人生最粉芳的年纪,满腔的热情都抛洒在这里,最后却不得不离开,旧地重游,感慨万千。

1.关注原部队在哪儿?现在这两年调整改革,很多单位都换防了,有的也改了番号。之前我所在连队的老兵们,听说要改革,在16年专门组织了回老单位的活动,刚好之后部队就换防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去,去原驻地看到的是新部队,去原部队看到的是新驻地,好像不是那个味道。

2.手续和证明都是次要,关键还是有战友在。现在想进部队大院,关键的还是要院里面有人带着你,光凭着手续恐怕还不行,你得提前联系好原单位的战友,让他来接你一下,或者给哨兵说一下,一般还是比较好使一些。

3.现在集体活动比以前也困难了。单位在变化、人员在变化,有些事情交流沟通起来没有那么顺畅了,组织类似的老兵回家的活动现在也越来越困难了,有的能够找到老单位、能知道在哪儿都很不错了。

我离开军营25年后回一趟老部队!这是我十几年的梦想,只因没有适当的机会,又因为集团军其中一个师改编武警部队了,它就是我们所在的部队。随着人岁数增大就慢慢怀旧,军营情怀也变浓了!在我脑海里总是想起用花岗岩磊砌的两层半的房子,想起房子前面那个每天清早六点钟听到号声而来不及扣纽扣,提着腰带拼命集合的地方,它就是我们一营绕一圈四百米的操场。想念擦破过皮、流过汗流过泪的战术场,想念那器械、四百米璋碍,那里曾有留下我们的青春。想念那和平年代也糜漫着硝烟的耙场。还想念那最欢乐最放松心情的地方,在那能见到同乡战友说说心里话,可以看到美丽文工团女兵唱歌跳舞,每个礼拜五晚上有两场电影的团部大礼堂。2018年退伍军人信息征集,说国家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老兵,我要说我们更没有忘记曾经的部队!于是绕道先去一趟老部队。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幸运的是原团部礼堂虽废弃了但还没有拆迁,还是后悔晚去了五年。一个中士八年的老兵告诉我,原来他是一营三连的,四年前一营的营区被政府征收推平了,建起了大厦和宽敞的道路。我无不感到一丝失落!二营也是如此。只留下原团部直属单位地盘重新修建

退役老兵把最好的青春奉献在了军营,对军营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随着年龄的增长,怀旧情节与日俱增。特别是随着交通条件大大改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大都有想回部队看看的愿望。

我记得当时在部队时,接待过很多回老部队的老兵,有的老前辈很是执着,硬是要回已经废弃的营房去看看,有的带着儿女来看看他曾经服役的地方。这些老兵都是有部队领导安排,有的还有领导陪同。

还有些老兵自己来到营区,给哨兵讲明来意,哨兵通报后,部队回安排干部陪同老兵回营房转转。

最好,是提前联系一下部队战友,联系不上时,可以联系转业到驻地的战友,转业到驻地的与部队的战友联系密切一些。如果是回部队的战友较多,可以先派战友代表与部队的宣传群联部门联系,部队大多会满足战友的心愿。

如果回部队,提前联系时,不妨向部队赠送一些有纪念意义的实物,或者给连队赠送些图书等,你会得到很好的接待。

三十年,多少次梦回曾经的军营,这是每一个军人的情结,是对军人的一份留恋,是对军营生活的一种回望,尽管曾经的军营已经不是往日的模样,但在自己的脑海里仍然是那样的清晰,可以说梦回军营是每一个脱了军装的军人的念想,有了这个念想真好,因为你每时每刻都没有忘记你是一名军人,军人的血夜已经融进了你的骨子里。

我曾经的老部队在遥远的边疆天山脚下,四年的军营生活,让我一辈子难忘,多少次都想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2016年的八月终于踏上了去往西北的列车,开始了自己回望军营之旅。

到了老部队(团部)已经不是昔日的模样,由于改编整个营房显得有一些空旷,但是曾经在这里工作的每一间房屋,每一棵草都是那样充满着感情,部队的现任领导接待了我们,尽管在我们的心中都是兵娃子,但还是对自己的战友充满了感情。在接待的同时提醒我们以后到老部队最好提前打个招呼,不要到一些重要的军事设施的地方去,尽管我们对这里很熟悉,但是做为一名军人还是要遵守部队的各项规定。

到了连队尽管已经没有了军营的味道,但是营房还在,这里有我们亲手栽下的一棵棵白杨,至今仍然生长茂盛,仍然犹如哨兵一样整齐地排列着,这里是我们永远留恋的地方。

提醒战友们我是新疆87148部队的,又看到的战友请跟进来,回个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