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噩梦之背包核弹

  西班牙媒体称,在广岛原子弹爆炸20年后,为应对苏联可能的入侵,美国精英部队曾配备了背囊式的原子弹进行特训。

  美曾秘密研制“背包核弹”

背包核弹就放在这样的“筒”中运输。

  西班牙《国家报》2月16日报道称,在冷战的后半期,长达25年的时间里,美国设计出一款具有破坏性的便携式核装置,名为“特种原子爆破装置”(SADM)。

  可由特种部队携带空降敌后,摧毁基础设施和军备库存

媒体报道称,朝鲜近来屡有军事动作,继用潜艇试射水下弹道导弹后,又称已成功将核武器微型化。有西方媒体指出,核武器微型化实用程度不高。冷战时期,美国就曾研制并部署过便携式核武器,最终却被称为噩梦,被迫放弃。

  除了“海豹”突击队和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外,美特种力量和陆军工程兵团的多个精英部队都在东欧、朝鲜和伊朗的战场上进行了操控这种背囊式核弹的训练,以在必要情况下对苏联军队进行致命一击。

  曹岳

虚构的“核突袭”

  报道称,在与苏联漫长的角力中,西方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无论是从人员规模还是常规武器上来看,华沙条约组织的实力都远远超过北约。对美国来说,核武器是有望实现势均力敌的重要因素。

  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在上个任期内提出“无核世界”的构想,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事实上,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强大核武装的美国从未忽视对核武库的更新和升级。近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会批准的2014财年支出法案把能源部的核武资金增加了近10亿美元,重点用于支持新型核武器的开发。而为了完善核武库,未来十年美国计划投资3550亿美元。

1972年某夜,一架在约366米高空飞行的军用运输机打开舱门,汤姆·戴维斯上尉深吸一口气,向下方的一片漆黑扫视一眼。在他身后,十几名特种部队突击队员正等待跟随队长一跃而下。这支突击小队曾活跃在越南北部战场,执行过千奇百怪的作战任务,但这一次史无前例。

  上世纪50年代,美国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曾提出了“新面貌”安全战略,通过使用核武器和大规模报复手段进行回击的威胁来劝阻苏联不要贸然发动进攻,该战略还被称为“大规模报复”战略。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宣布,其正在为美国军方研制的新一代核炸弹B61-12通过了重要的测试,已经接近完成。据报道,该核炸弹在实现了小型化,保证可以通过轰炸机和战斗机投掷的同时,依然保持着相当大的威力,据称最高当量可达40万吨TNT。值得注意的是,这款新型核炸弹突破了现有所有限制核武器公约框架,是典型的“第一次核打击”武器,可以起到战略核武器的作用。因此,有分析家指出,B61-12是一种对目前的核平衡具有破坏性意义的武器。

任务简报会上,他们接到的命令是趁夜空降到东欧某地,秘密穿过森林覆盖的山区,摧毁一座用于核武器制造的重水工厂。行动开始前,美国陆军地区专家向他们介绍了渗透路线以及可

必发娱乐登录网站,  报道认为,尽管“大规模报复”战略能够避免在常规武器上投入太多,是一种廉价的应对方案。但该战略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它让美国在应对敌方进攻时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如果苏联军队实施了一个有限度的、非核武器的进攻,那么摆在美国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屈服于常规军事力量强大的苏联,要么选择自杀性的核报复,而这将导致数亿人死亡。

  实际上,自从上世纪中叶苏联也拥有了核武器,并在能力和规模上赶上美国之后,努力试图打破核战略平衡就是美国一直追求的目标,主要思路就是把核武器小型化,使之摆脱洲际导弹,成为能在现实战场上使用的武器。资料显示,上世纪60年代,美国甚至研制了可以让士兵背着的“背包核弹”。

能的敌巡逻区域。突击小队对目标区的航拍照片和沙盘模型进行了仔细研究,那是一座处于空旷开阔地带的“U”型建筑,有重兵守卫。不过突击小队不需要强攻进入,情报军士的降落伞下,吊着一枚26.3千克重的特殊炸弹。抵达工厂后,他们只需把它放在墙边,设好定时器,然后就可以考虑怎么撤退了。

  报道称,为了能够获得更多选择,美国采纳了“有限核战争”的概念,并开始着手设计专门的“小型”核武器。就这样,美国士兵们开始把原子弹背在身上,时刻准备将它们从飞机上投掷下去,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上世纪50年代冷战期间,在战斗人员和常规武器军备数量上,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的力量要明显强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因此对于美国来说,核武器是确保双方实力均衡的关键因素。1953年,艾森豪威尔出任美国总统之后,推出了“大规模报复战略”,即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遭受到任何方式的进攻,美国就将采取同归于尽的核打击。美国认为,这种战略既可以震慑苏联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又能够避免在常规武器上投入太多,是一种廉价的应对方案。

这是一枚威力巨大的W-54便携式核弹。冷战之初,美国研制了多种小型核武器,W-54核弹头是其中最小的,一名士兵可以轻松地将其背负在身上,因此获称“背包核弹”。“背包核弹”虽然尺寸不大,但爆炸后释放出的破坏力相当于10吨TNT炸药,足以炸毁任何敌方重要建筑、桥梁或水坝等高价值目标。戴维斯指挥的突击小队,就是军方为使用这种特殊核武器而组建的“特种核爆破小队”。

  据称,上世纪50至60年代是核武器设计的黄金年代。洛斯阿拉莫斯科学实验所和桑迪亚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都在致力于把原子弹从4000多公斤重的庞然大物缩小到导弹可以携带的尺寸。导弹专家们则研发出了路基弹道导弹和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战略轰炸机一起被称为“三合一战略核力量”。

  不过,这个战略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尽管“大规模报复”有其经济上的可取性,但它让美国在应对敌方进攻时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如果苏联军队实施了一个有限度的、非核武器的进攻,那么摆在美国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屈服于常规军事力量强大的苏联,要么选择自杀性的核报复,而这将导致数亿人死亡。

运输机抵达目标区域上空,跳伞命令终于传来,全体队员依次检查装备。几分钟内,平均携带31.75千克装备的士兵们以每秒约6米的速度落在地面上,收起降落伞后迅速向预定集结点转移,在山石与树林间隐蔽起来,打开“弹筒”,检查里面的“背包核弹”有无损坏和辐射泄漏。确认安全后,他们开始翻山越岭,向数十千米外的目标迂回前进———“背包核弹”仍由参谋军士背负。两天后,突击小队抵达目标,设置好核炸弹,然后———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根据多个消息源的叙述,1957年时任桑迪亚国家实验室主任詹姆斯·麦克雷曾表示“对于高性能核武器的滥用将不可避免地造成公共舆论的负面反应”,由于未来的战争将趋向于“无止境的小规模纷争,而不是大规模冲突”,他建议“更加重视可以应用于地方战的小型核武器”。

  为了给美国提供“屈服”和“自杀”之外的选项,美国很快制定了有限核战争的策略,率先研制出可以在战场上使用的战术原子武器。在这种思路指导下,整个上世纪50和60年代,美国的两大核武器研制基地——洛斯阿拉莫斯和桑迪亚核武器实验室的科研人员,都在致力于把原子弹从将近1万磅重的庞然大物缩小到导弹可以携带的尺寸。而由于无论是导弹还是投掷核炸弹的轰炸机都是属于美国空军和海军的,因此美国陆军也要争取在有限核战争策略中体现自己的地位。于是,适合陆军应用的核炮弹、核地雷等就被研制出来了。而其中最离谱的当属“背包核弹”。

陆军的“掌上明珠”

  报道称,麦克雷的建议为大卫克罗无后座力炮的诞生打开了大门。1958年,美国陆军开始寻找一种仅靠一名士兵就能携带的原子爆破装置,国家原子能委员会想到了非常小型的W-54弹头。使用该弹头的大卫克罗无后座力炮是世界上最小的便携核武器之一。

  “背包核弹”被美国军方称为B-54型特殊原子破坏武器(SADM),1958年开始研制,1964年实现量产。SADM高约46厘米,装在一个铝制的玻璃纤维容器中,一头类似子弹形状,另一头有一个直径约30厘米的控制面板。据美国军方手册介绍,SADM的最大威力小于1000吨TNT炸药的当量。为确保炸弹不被误引爆,它的控制面板上有一个盖子,上面用密码锁住,锁上的夜光涂料让士兵可以在夜间解锁。

预定时间到了,炸弹没有任何动静,戴维斯上尉和伙伴们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他们的任务只是一场虚构的演习,突击小队的伞降地点不在东欧,而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国家森林公园附近,“重水工厂”是一家废弃的造纸厂,背包里的核弹也只是一个模型。然而对策划者和参与者来说,这次演习绝不是儿戏。

  同样应用了W-54弹头的“SADM”于1964年被纳入了美国的武器库中。该装置高约45厘米,拥有铝和玻璃纤维外壳。装置的一端形状如子弹,另一端则是直径为30厘米的控制面板。根据军方手册的介绍,该装置的TNT当量在1000吨左右。

  如果苏联入侵某个西方国家,比如西德,美国可以让绰号“绿灯”的特种部队将SADM部署在敌人后方,摧毁基础设施和军备库存。“绿灯”特种部队还准备在华约国家内部使用SADM,破坏敌方机场、坦克集群、防空网络和运输设施,以挫败对手的“入侵”企图。

冷战时期,北约的兵力和常规武器数量不如华约,核武器才是他们手中最有效的“力量均衡器”。五角大楼以“有限核战争”的概念为依据,提出一旦华约来袭,可以使用微型核武器迟滞其攻势。这些袖珍核弹虽然在威力上远远低于广岛原子弹,却足以制造难以通过的巨大弹坑和放射性污染区。

  报道称,一旦苏军挺进西德以及其他一些北约成员国,美国特种部队将部署SADM以摧毁敌军的基础设施和物资。不过该装置并不仅限于用在北约盟国,根据很多核历史学家的回忆,美特种部队还准备在华约国家内部使用SADM,破坏敌方机场、坦克集群、防空网络和运输设施,以挫败对手的“入侵”企图。

  为了可以从空中、陆地和海上接近目标,美国特种部队一直接受相应训练。他们可以利用运输机或直升机空降到敌人的后方,有水下作战能力的士兵可以在必要时携带炸弹到达目的地。美国甚至还考虑让特种兵携带核弹从阿尔卑斯山脉滑雪而下,但没有成功。

美国陆军对这一方案举双手赞同,原子大炮、核弹头防空导弹等被外界称为“自杀式武器”的装备纷纷进入他们的军火库,最终却被证明没有一件能派上用场。1964年,便携式特别原子爆破装置W-54列装,由于使用方便、人员安全性较高,美国陆军一度将其视为“掌上明珠”。

  为了可以从空中、陆地和海上接近目标,美国“海豹”突击队和陆军特种部队一直接受相应训练。他们可以利用运输机或直升机空降到敌人的后方,有水下作战能力的士兵可以在必要时携带炸弹到达目的地。美国甚至还考虑让特种兵携带核弹从阿尔卑斯山脉滑雪而下,但没有成功。

  所有接受训练的特种部队士兵都是美军中的精英。不过,就算是精英士兵,在看到这种“背包核弹”时也很震惊。一名接受训练的“绿灯”特种部队士兵说:“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我之前见过的都是二战时期的这类武器,体积巨大。现在,我们要把它放在背包里?他们不是在开玩笑吧?”美国确实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认真备战。“绿灯”特种部队在美国国内经常进行有关在敌后部署核弹的演习训练,从空降敌后、核弹运输、士兵的具体操作,到安装核弹后的撤退等种种细节都已经演练成熟,可以随时行动。

据已解密的操作手册介绍,“背包核弹”通常装在铝和玻璃纤维制成的筒状容器中,最大爆炸当量为千吨TNT。容器一端安装有控制面板,被带有密码锁的盖板罩

  并不是所有特种兵战士在最初接触这一装置时就为之振奋的。曾接受相关训练的原特种部队士兵肯·里克特说:“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因为之前我们见过的在二战时期使用的这类武器体积都非常庞大,现在却要我们要把它放在背包里,我觉得他们是在开玩笑。”

  幸运的是,类似影片《奇爱博士》中美国人骑着核弹空降苏联的事情最终没有发生。据称,这种“背包核弹”已经于1989年退役。不过,美国为发动核攻击所做的准备还远未停止。

住。这便于夜间输入密码,密码锁上涂有夜光剂。根据作战设想,西欧一旦遭到入侵,美国陆军工程师将使用“背包核弹”破坏交通要道,特种核爆破小队将在敌后空降,破坏电厂、桥梁、机场、防空通信枢纽以及其他重要目标。内部报告显示,美国陆军还考虑过在敌军隐蔽部旁埋设“背包核弹”,以“摧毁重要指挥与通信设施”。

  报道称,这的确不是一个玩笑。里克特所在的特种部队经常进行有关在敌后部署核弹的演习训练,从空降敌后、核弹运输、士兵的具体操作,到安装核弹后的撤退等种种细节都已经演练成熟,可以随时行动。

  随着冷战警报的解除,这种“背包核弹”也终于正式退役。美国防部和能源部于1989年正式宣布SADM“已经没有任何实战上的需要”。苏联解体后,美国大量削减了非战略性核武器。

  据报道,曾经属于最高机密的核武器如今已经成了美国吸引游客眼球的一景。凡是前往位于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市的美国国家核科学与历史博物馆的游客都可以和曾经装有SADM的容器合影。该装置也从一种非常重要但也十分古怪的核武器变成了冷战的鲜活回忆。

相关文章